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小诸葛特码网 >

小诸葛特码网

相声新江湖

发布日期:2019-08-14 16:59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13日中午12:22,相声演员张云雷、杨九郎的苏州专场演出开放预售。作为张云雷的粉丝,秋雨准时点进购票页面,但还是在付款页面被挤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演出场次的按钮变成了无票的灰色。虽然距离演出时间还有4个月之久,但从399到1799价位不等的门票已经全部售罄。“云雷灰,云雷灰,北京灰完苏州灰。”抢票的辛酸甚至被粉丝们编成了顺口溜。

  从2014年开始,国内喜剧市场逐渐迎来了春天,多档喜剧竞演形式的电视综艺上线,线下剧场演出同步发展。根据鲸准研究院中国喜剧行业研究报告,截止2017年中国喜剧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15亿。去年10月,《相声有新人》总决赛落下帷幕。这档以相声为主题的竞演类综艺节目在当晚创下了0.87的收视率,在同时段综艺当中排名第一。相声从其他喜剧形式中异军突起,独力支撑起一档热门综艺。节目中孟鹤堂、金霏等多名相声演员的走红让相声行业掀起一波声浪。

  目前,相声在国内各大城市拥有诸多固定的演出剧场。根据美团及大众点评数据,国内省会城市、直辖市拥有相声剧场超过100家,相声剧场主要分布在北方城市,而京津地区无疑是相声文化的核心聚集地。南京夫子庙是相声的三大发源地之一,现如今相声剧场在江浙沪地区也有一定的市场。

  数据来源:美团点评、大众点评 截至2019.5.12

  相声发源于清朝,发展到今天已经走过了百年的江湖。作为一门传统艺术,相声在传承上具有明显的师承性特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圈子的本质是江湖。每一个进入圈子的人,都具有‘差序格局’意义的连带关系。”学者王人博认为师生关系也是江湖熟人社会的典型表现之一,它的建立维系着圈子内外的秩序。从清朝咸丰年间第一代相声演员张三禄开始,相声就通过师父收徒、代代口传的方式延续至今。

  虽然已经进入了21世纪,现在的一些相声演出团体仍然采取家族式的班社管理模式。郭德纲曾在个人自传《过得刚好》中写道:“我认为相声传授必须遵守口传的独特方式,不能使用流水线形式的教学方式,否则不可能领悟到这个行业独特的魅力的。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角之间往往有着盘根错节的师门联系。“名师出高徒”在相声行业中数见不鲜。

  数据来源:根据公开资料整理(部分人物图片资料缺失)相声经过百年的发展,目前已经传承到第九、第十代相声演员。贾玲曾在采访中表示,她刚从中央戏剧学院喜剧班毕业时生活一度非常窘迫,是师父冯巩的提携让她摆脱了困境。对于相声这样一个演艺行当而言,师父对于徒弟的助力不言而喻。在迄今为止的十代传承中,郭德纲的收徒人数达到了历代之最。根据百度百科相声师承关系总表的记录,郭德纲名下的徒弟人数达到了108人。香港马会白小姐。然而师承制度的地位也并非不可撼动,随着现代教育体制的发展,相声江湖的人来人往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在第七代演员之前,相声行当的收徒扩张都非常兴盛,师门传授延续着行业的香火。而从第七代相声演员开始,职业相声演员收徒的比例和总数都有所下降,通过师承关系培养的新人规模也逐渐走低。在这一时期,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批曲艺学校开始兴起,逐渐成为另一种培养相声新人的方式。师父的言传身教在现代化洪流当中受到不小的冲击。

  百度搜索风云榜单列出了仍然活跃在舞台上的38位知名相声演员。在他们构成的新江湖中,专业学校出身的知名演员占据了近四分之一的比例。这些赫赫有名的角儿大多已经从艺超过十年,体现着相声对于“童子功”的要求。随着上一代的诸多相声大师隐退江湖,目前活跃的热门明星超过五成是30至50岁之间的中青年演员,除此之外二十多岁的“小鲜肉”们也占据了一席之地。虽然相声在南北方有多个发源地,但时至今日北方演员仍然是相声行业的绝对主流。如果说北方拥有了相声的王冠,那么北京和天津则是王冠上的最闪亮的两颗宝石,因为行业的头部圈子里超过60%的相声演员来自北京或天津。

  相声演员们或从小拜师学艺,或科班出身,学的是说学逗唱。郭德纲和于谦经常在演出中互侃,”于谦老师三大爱好:抽烟、喝酒、烫头,“老郭家就没有长到1米7的基因”。这些富有个人特色的表达就像是贴在他们身上的标签,一提起这两人,观众们就会想起于谦的爱好和郭德纲的身高来。

  如今,年轻的相声演员们能展现个人特色的地方不再囿于剧场和电视,发达的网络将他们的台前台后都呈现出来。挂牌论坛!这意味着可以被观众挖掘的点越来越多,而它们大致可以分成三类,一是演员自身的气质、外表、身份地位特点;二是他们独特的个人经历;三是演员们的经典作品和桥段。

  要想成为角儿,就少不了观众们的捧。在相声的江湖中从来不是演员们在唱独角戏。实际在民国时期,曲艺界捧角儿的文化就已经盛行。各位名角的粉丝自己成立社团,定章程、开例会、办论坛,有组织地进行着捧角儿的各项事宜。评剧大师新凤霞在她的回忆录《梨园琐忆》中还细数了当年各社的名号:梅兰芳的粉丝们结为“梅社”,尚小云的粉丝团体就叫“尚党”“听云集”“醉云社”……其中不乏一些有能力者,还为自己的偶像赋诗、作画、出书。

  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报纸上还出现了各种名角儿评选。1930年,《北洋画报》选四大女伶皇后,前几名的票数都在两万票上下,堪比当时全国最大报纸《申报》的销量。

  现在听相声的粉丝们仍然如百年前的人们一般捧着角儿,却因为有了新的平台而玩出了更多的花样。在微博上,相声演员们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超级话题。粉丝们在页面下签到、打卡、发帖。以话题阅读量、关注数和签到人数来评判演员们的人气高低。他们的“圈粉”时刻也不再局限在演出上。B站上的演出合集、笑点集锦甚至鬼畜视频、演员群像混剪;LOFTER上的同人衍生文章;抖音、微博上的模仿秀和段子......种种粉丝们的二次创作也在为相声扩大着影响力。

  微博超级话题签到排行榜中相声演员粉丝签到人次对比(单位:万人次) 2019.5.13-2019.5.19

  截至2019.5.23欢欢是德云社孟鹤堂的粉丝,去年她偶然在B站上看了别人录的德云社现场演出视频,才发现了孟鹤堂这个“有趣、有才、值得入坑的人。B站上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相声相关视频被上传,“有的视频甚至有故事情节,代入感特别强,看完对爱豆的爱又多了一分”,欢欢说,“我们还在视频里吐槽互夸,有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

  在旧社会,“说相声的”被称作是“江湖中人”,因为它属于“金皮彩挂,平团调柳”这八个街头行当之一。江湖上每一个圈子都有各自的玩法和规则,相声圈亦然,只有按着“规矩”办事儿,才能生存和发展下去。

  自相声在清末诞生以来,艺人以“撂地画锅”为生。所谓“撂地画锅”,就是指江湖艺人为了养家糊口而卖艺,大多在人流攒动的庙会、集市、大街上寻一处空地,在地上画出个大锅似的圆圈划定自己的“演出领地”。从清末到民国初期,相声开始从撂地露天演出走向茶园、剧场,渐渐地有固定收入来源的相声园子开始成立,例如相声史上有名的连兴茶社、启明茶社。茶社的总负责人被称为“掌穴”,负责分配相声演员的演出收入。

  草根出身的“相声”经历了一次文化大改造,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逐渐走向庙堂,进入体制内的文工团享受固定待遇,也就离江湖渐行渐远。

  而到了今天,随着各地民间相声团体的崛起,相声圈也有了全新的玩法。与过去经营茶社、剧场的曲艺班子不同,如今的相声团体有自己的一套运作模式,正如一代相声宗师张寿臣所说的——相声是产业。

  根据喜马拉雅FM的相声频道中的十大热门相声团体来看,德云社、嘻哈包袱铺和青曲社占据了前三甲,但它们的运作模式不尽相同。

  在2006至2016年的十年间,德云社、青曲社、嘻哈包袱铺三家相声团体先后注册成立了公司,这也就意味着相声团体的运作逐渐由传统的班社向现代化的企业转型。

  数据来源:企查查进入市场化运作的相声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盈利,过去那种在组织层面相对松散的相声团体,仅仅依靠驻场演出已经很难养活艺人和剧场,并且相声还随时面临着小品、脱口秀等其他娱乐形式的冲击。德云社公司管理者之一钟朝晖在接受腾讯娱乐的采访中曾透露,剧场演出对于德云社的运营压力很大,“票即使卖7成,也只能说不赔钱。”

  作为艺术的相声也许生存艰难,而作为产业的相声却有了更多的发展门道,成立了公司的相声团体纷纷开始探索多种多样的经营模式,相声圈的新江湖逐渐向其他领域渗透。

  新江湖的新玩法在为相声团体拓宽发展路子的同时,也让相声圈的艺人身兼更多的角色,过去游走在江湖靠着一张嘴皮子走天下的相声艺人们开始向各个领域试水。

  郭德纲曾在采访中替传统相声艺人鸣不平,“传统的相声演员出路太少,就指着大赛或者是这类的东西,这是唯一可以值得他表现的平台了。”而现在,德云社的当家班主不必再为演员的出路担忧了,因为许多相声艺人已经在相声圈外崭露头角。例如频频在影视界客串演出的于谦、活跃在综艺节目中的郭德纲、在春晚舞台上备受关注的贾玲,还有涉足乐坛的张云雷……这些“出圈者”的成功跨界也表明,相声圈正在与现代娱乐工业接轨。

  在新媒体普及之前,相声表演的平台经历了从剧场小园子到广播节目再到电视春晚,而那些传统相声票友大多会选择到现场去支持喜欢的相声演员。今天,到剧场听相声仍然是很多相声爱好者的愿望,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粉丝沉浸在线上的相声世界里不能自拔。

  生活在南方城市的大奕喜欢德云社五年了,为了听德云社的相声,他很早就开通了优酷视频和喜马拉雅FM的VIP会员,手机上的德云社音视频“每天睡前开,起床关”,尽管一直没有机会到北京的德云社主场听一次相声,但在网上能听到和看到自己喜欢的角儿说相声,让他感到心满意足。

  随着互联网新媒体越来越抢占人们的注意力,相声江湖的主战场也逐渐由线下向线上转移。不少知名的相声团体和相声演员在各类新媒体平台上开设了账号,当初在抖音视频上走红的德云社相声演员张云雷如今在平台上已有超过两百万的粉丝,足以为德云社在短视频平台上占领一片高地。“每一次媒体的改变,都给了相声无限的生机”,在纪录片《一百年的相声》中,相声演员姜昆道出了媒体平台的变化给相声发展带来的动力。

  百年相声,从最初穷手艺人的一门糊口活计,变成一门风靡全国的艺术,有的人靠着它家喻户晓,有的人靠着它登堂入室,有的人靠着它赚得盆满钵溢……相声江湖的风云变幻还会在历史的舞台中轮番上演。

  美团点评、微博超级话题、微博印象、Bilibili、喜马拉雅FM、企查查等

  《如何理解“江湖”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摘选自《业余者说》,王人博著

  《老板郭德纲的商业布局:投资多产业 商演收益大》,腾讯娱乐专稿,2016.09.07,邵登

  《郭德纲说相声江湖》,《人物》杂志视频采访,2013.03.19,记者张卓